魔修女配在恋综中被大佬反攻略了苗淼田宣全文免费阅读

《魔修女配在恋综中被大佬反攻略了》 小说介绍

【书穿书+双洁+甜宠+轻松+逆袭+玄幻】 穿成必死反派女配,在恋综里直播“碰瓷”“揩油”修真大佬。 被大佬反追,还拿她做实验。 苗淼哀叹,这次真完了。 假温润、真腹黑的正派叛逆师尊 V 有点憨的魔教衰神小宗主。 —- 1V1 HE 苗淼和田宣,大佬低语:咱俩的姓就般配…… 苗淼:“文案说,我会帮你挡雷劫,然后阴魂不散看着你和女主甜蜜恩爱。” 田宣:“别怕,一切都在计划之中。” —- 苗淼穿书,成为系列小说的反派女配。被硬推顶包,参加修真界第一期大型直播恋综。 整日面对注定要杀她而后快的男主田宣。 苗淼躲而不及,却阴差阳错多次“碰瓷”“揩油”温润尔雅的男主。 男主不止不恼,还对她深情至极:“苗淼,别再躲我了好吗?” 不好!因为刚更新的章节显示,男主是在拿她做实验。 而且,她还换了个更悲催的死法。 苗淼发誓要远离危险,却知道了一个魔修的大秘密——她是个衰神。 不得不躺平的苗淼,居然在恋综中火了,连带着魔修的地位都提高了。 终于过上有酒有肉有美男哄的好日子,苗淼却发现,原来一切都是田宣步步为营的叛逆计划。 – 女主苗淼成长型:女配逆袭 铁憨憨进化女强人 男主田宣掌控型:大佬叛逆 暖男切腹黑。书中主要讲述了:【书穿书+双洁+甜宠+轻松+逆袭+玄幻】 穿成必死反派女配,在恋综里直播“碰瓷”“揩油”修真大佬。 被大佬反追,还拿她做实验。 苗淼哀叹,这次真完了。 假温润、真腹黑的正派叛逆师尊 V 有点憨的魔教……
魔修女配在恋综中被大佬反攻略了苗淼田宣全文免费阅读

《魔修女配在恋综中被大佬反攻略了》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

苗淼的手腕被田宣一把抓住。攥得她整条胳膊都麻了。

“不是。”他似乎松了一大口气,又像是在回答另一个人的问话。

忽然又直勾勾盯过来:“那你应该知道,明鸮已经成婚很久了。”

“我怎么会知道?他结不结婚跟我有什么关系。不是明鸮!不是你以为的任何人。他已经,已经走了。”

“……过世了?”

“当然不是。反正不在这里,早已经不是这里的人了。那只是我们女孩子聊天的话,你不能每个字都当真。”

“不在这里,是什么意思?”田宣手下的力度又加重了一些。

“他早就已经升仙了,他根本就不记得我,不认识我。我跟他一共就说过三次话,只见过他四五次。然后我就……”

然后就穿书了。

“怎么,暗恋过别人就没有资格参加你们的节目吗?那你……”

那你不也是!你在上本书里暗恋你的师祖母,还企图“绑架”她。

许可你放火不许别人点灯。

上辈子喜欢过你师父,犯法吗?甚至都谈不上是喜欢。

“那这世上恐怕没有人有资格来这里了。”

苗淼用尽所有力气,甩开田宣的手,逃远了。

一股黑烟绕到田宣身边,化作一个六七岁小女孩的样子:“把人家惹哭了吧。”

田宣没说话,还在沉思刚才的对话。

“怎么突然这么大的火气?”小女孩摇着辫子问。

“明鸮的身份,没几个人知道。她说的时间、事情和人都对不上。”

“我也觉得怪,宗门互助的集训也是快三百年前的事了。可她也就一百多岁。你刚又说她不是夺舍。”

“我之前就探过一次,刚才又仔细查了下,确实不是。”

“也许就像她刚才说的,她就只是讲个半真半假的故事给那小姑娘听。也不全是真的。”

“嗯。”

女孩推着他,催促:“那还不赶紧道歉去。”

田宣撇了女孩一眼:“还没问你,来这里干什么。”

“无聊,过来找你玩儿。”

“我在办正事。”

“敢情跟白甜甜当众谈恋爱,就算正事。陪闺女玩一会儿都不成。”女孩瘪着嘴,装作不开心。

“你知道我和甜甜不是那样的关系,也会这样认为?”

“那不然呢?这节目名儿叫恋综,天天跟她黏一块儿,有说有笑。全天下的人都得这样认为。您瞧那些评论了吗,你们俩还有情侣名呢,甜甜宣——甜田宣,谐音梗。”

“知道了,我会注意,不会影响甜甜的声誉。”

“我怎么觉得你越活越糊涂呢,傻了吧唧的。麻利的,去哄哄刚被你气哭那个吧。”

田宣停了一会儿:“玄玄,我最近总觉得哪里有问题。”

“怎么,案子查出眉目了?”

田宣低头感受着自己的呼吸,自语一般:“我指我自己。”

“你一直都有问题,又闷又固执又死板。别杵着了,赶紧干点该干的去吧。”

田宣沉思了片刻,起身去找苗淼。

苗淼还在委屈地掉眼泪。

本来就挺憋屈的,从背景板穿成必死女配。想着躲男主远一点,结果男主还拿自己做魔修反噬强度的实验。

先当小白鼠,再被枪捅。先验再杀的戏码还不过瘾,还要精神上霸凌,连隐私都不给留。

“刚才是我态度不好。”

苗淼抬起头,不知道田宣什么时候又来到自己身边。

“田宗主,我是魔修。与你们正派泾渭分明。我只想赶紧完成任务,尽快回去给师尊复命。不会企图接近你们正派任何人,无论是你的徒弟还是师弟,他们都很安全。我不会靠近他们,我会努力不给任何人带来霉运。所以也请你不要再拿我做实验。不要再盘问我的隐私,那跟你没有任何关系。如果你实在不愿意,那也不用等以后了,直接现在就用枪捅死我好了。”

“为什么这么说,我没有……”

好像确实有盘问,也确实想了解魔修的反噬,也确实想试一下最近的反常是不是跟魔修有关。

“我没想过对付魔修,更不会无缘无故伤害你们。”

现在没想过,将来呢?

“这节目开始才几天,只要咱俩一靠近,不是你倒霉,就是我倒霉。这已经证明魔修与正派水火不容了。所以我们就应该各自安好,互不打扰。所以田宗主也不用道歉,我以后也不会再和别人聊天提到你,影响你的清誉。”

苗淼擦干眼泪:“我换个地方休息,您请自便。”

趁着田宣还在愣神,苗淼转身跨到旁边的树上。脚下被什么绊了一下,呲溜摔了下去。

苗淼一个腾转,想要来个安全落地。偏偏田宣又蹿过来要扶她。

两个人撞在一起,都掉在地上。

苗淼就听见“噗”一声,血腥味飘了过来。

身上不疼,不是自己。

不会这么衰吧。

打开照明法器,果然是落叶中一截竖立的树杈,扎进了田宣的左小腿。

田宣一动不动呆呆地看着那节树杈,估计在评估魔修之反噬强度的进阶幅度。

这咋办?帮他看看伤,安慰他两句?或者立刻逃命!

苗淼的动作在俯身看伤和抬腿跑路之间僵持住。

一股黑烟落到田宣身边,化作一个七岁左右肉乎乎的小女孩,低头看看田宣的腿,抬头看看苗淼的脸。

她咧着嘴角,也不知道是在笑,还是在努力忍着不笑:“这不怪她,是我躲在树上她没看见。不过你俩这八字确实相当不合。”

小女孩向苗淼抱了下拳,一副我服了的表情:“佩服,我爸至少一百多年没受过伤了。”

她实在憋不住笑,拍了拍田宣受伤的腿:“疼疼更健康。”

苗淼更懵圈了,这不是白天那团黑烟吗。没想到是个小女孩,还叫田宣爸。

田宣居然有个这么大的闺女!隐藏信息太多了吧。

“你……女儿……很可爱。”

“你跟人家学学,上来就夸我。”小女孩又拍了一下田宣的伤腿,笑嘻嘻抬起头,“他从来不夸我。我给他买了好多家庭教育的书,什么《孩子是夸出来的》,《好老师不如好父亲》,《如何做好单亲父亲》……人压根儿不看。”

苗淼是相当尴尬,说什么都不太合适。只能皮笑肉不笑,意思一下。

田宣叹了口气,这俩人就这么干看着。没一个人有一丝帮他疗伤的意思。

他拐着腿,挪到一旁坐下,掏出创伤药自食其力。

“是不是该帮你爸处理下伤口?”苗淼小心谨慎地提醒小女孩。这活儿,不太适合她这个异性外人干。

“是应该,你快去吧。”小女孩说。

我去?我去。

你不怕我帮忙,伤口越弄越大吗?

这小女孩一点帮忙的意思都没有,好像完全不在乎田宣的伤。

看来父女俩的感情很一般。

唉,还是我来吧。

苗淼走过去蹲下身,田宣正在清洗伤口。

他腿可真白。

大男人居然腿这么光溜。

肌肉线条也好看。

这么好看的腿,可千万别留疤啊。

手也好看,细长白皙,骨节分明。

撒药的动作还挺帅,好像烧烤摊给烤肥腰撒孜然的动作。

手还挺巧的,绷带绑得这么仔细,每一圈的弯度都一致。

“你是晕血吗?”小女孩凑过来盯着苗淼的脸看,“脸这么红,是晕血了吧。”

“啊,是有点。”苗淼忽地站起来,起得有点猛,有点头晕。

“看,真的晕血。你赶紧也坐会儿吧。”

小女孩劲还挺大,硬拉着苗淼坐到田宣身边。

“玄玄,你先回去吧。”

玄玄鼓着腮:“回去不好玩,我爹和我娘老让我修炼。”

“回去。”田宣语气强硬起来。

“成吧。那你自己照顾好自己,别再受伤了。”玄玄掏出个瓷瓶,倒了颗药丸塞进田宣嘴里,“孝敬你的。”

玄玄收好瓷瓶,变成一条黑龙,张牙舞爪,身子越扭越大,直到林子里装不下她,才腾空飞走了。

是条蛟龙!

这关系有点复杂。

田宣是她爸,她还有爹娘。

刚她说什么单亲父亲。

是她娘改嫁了?

带球跑,没追回来?

成年蛟龙修炼成人形,至少六百年。

这小女孩七八岁的样子。

看来是田宣有个前妻或者前女友是蛟龙。

所以生的孩子可以早早成为人形。

……

“她母亲生她的时候受了重伤。”

田宣居然又开始讲述他的经历了。千万别,能不听吗?

“我正好路过,救了她们。所以玄玄不止第一眼看到的是我,她孵化后十岁之前都一直跟着我。直到她母亲伤势恢复,才接她回去。”

原来不是亲闺女。

“她小时候一直以为人形才是她的正常形态,所以早早就修成人形,但是因为年龄尚小,不太稳定。”

“那她父亲呢。”苗淼问。

“他伤得更重,为了保护孕妻,独自缠住六只金雕。闭关三十年才恢复。”田宣终于独自包扎好伤口。

倒是个称职的父亲。

“小龙刚孵出来的时候一定很可爱吧。”

“嗯,全身湿漉漉的,鳞片闪着光,眼睛很大很亮。爬到胳膊上,长长的尾巴圈着我的手腕,一直盯着我看。”

田宣嘴角露出明显的笑意。

“她化成人形,第一次张口叫我阿爸的时候。还真的有些为人父的感觉。”

“跟收徒弟的感觉不一样。”

“完全不一样。一点也舍不得她受苦受累。她亲爹亲娘都管束她很严,所以喜欢跑来找我玩。”

苗淼不知不觉跟田宣聊了很久。完全忘了之前的尴尬和不快。直到几声鸡鸣,才发现天快亮了。

居然跟他聊了一整夜。这可不妙。知道太多他的秘密了。知道越多越危险。

“田宗主,我会保密的。我没什么朋友,平时也不喜欢聊天。绝对不会说出去的。”

田宣刚刚还沉浸在畅聊中,对方突然莫名其妙地止住了:“也不算什么秘密。只是很少与人提起。”

“我也不会提起的。我先回去了,你注意腿啊。”

苗淼准备速速回去,坐了一晚上没动,两条腿都麻了。

起来一半,双腿不听使唤,扑通又坐下。手顺势一扶,正按到田宣的伤口上。

田宣完全没防备,疼得“哼”了一声出来。

苗淼只觉得手心湿乎乎。展开一看,糟糕,满手都是血,田宣的血。

苗淼怯生生看了眼田宣。

他的眼睛泛着一圈光晕。估计快疼晕了。

真的要离你远一点啊。不然在你捅死我前,我就先把你给害死了。

田宣摆摆手:“你,赶紧走吧。”

小说《魔修女配在恋综中被大佬反攻略了》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