暴走小说网

万里江山如梦令完整版在线阅读(主角无荒)

《万里江山如梦令》 小说介绍

阴谋、背叛、杀戮、算计······ 王侯将相皆尘土,万里江山尽如梦。 既放不下红尘俗世,又何苦生在帝王家。 纵使冯虚御风,威震寰宇;失去了她,天下与我何用? 以架空历史为基础,勾勒尔虞我诈的东方世界权力的游戏!。书中主要讲述了:阴谋、背叛、杀戮、算计······ 王侯将相皆尘土,万里江山尽如梦。 既放不下红尘俗世,又何苦生在帝王家。 纵使冯虚御风,威震寰宇;失去了她,天下与我何用? 以架空历史为基础,勾勒尔虞我诈的东方世界权……

《万里江山如梦令》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

夜色已深,但成康的内心却久久不能平静。

他静静的矗立于金丝楠木的精致窗棂前,仰望着漫天明亮繁复的星斗。

白天金安殿上的事,此刻仍历历在目。

他不知楚王为何宁可击伤国相,也执意要违背圣尊制定的成法,但他清楚的是,如今楚王国内,关于神族、人族的纷争,至此将愈演愈烈,自己和小妹,也在不知不觉之间,被卷入了这剧烈的风暴中,前路未卜。

“大王驾到!!”

门口内官一声清叱,周遭的宫女们慌忙跪倒于地。

成康心中猛的一惊。如此深夜,大王为何突然造访?难道,还是因为册封宣夫人的事?

正在猜测之间,楚王已步入内堂,成康无暇细想,连忙躬身行礼道:“参见大王。”

楚王微微一笑道:“孤如此晚来,没有打扰你休息吧?”

“大王见笑了。成康既为大王之臣,无论大王何时召见,无不效命。只是不知大王深夜前来,所为何事?”

楚王脸上,依旧保持着笑意。但笑容间,却透出一丝倦意:

“好久没有人愿意陪孤说说话了。”

“孤闷的慌,想找故人叙叙旧。宫里故人众多,可孤真正信任的,只有身为人族的你。”

说罢,楚王也缓缓走到窗前,与成康一起,仰望星空。

“多么漂亮的星空啊!你还记得吗,当年我们与妖族左贤王的那场大战?那天晚上的星星,也是如此的明亮而绚烂。”

成康的思绪,似乎也飘回了那战火纷飞的年代:

“是啊!那是多么惨烈的一战!双方的军队,从清晨一直战斗到黄昏,都已疲惫到了极限,每个战士的脸上,都溅满鲜血,凶恶的地兽在随处撕咬;妖族的龙鹰,扑灭了所有的火把!漆黑的夜晚,只有明亮的北极星,牢牢的指引着方位;大王的裂崖掌,最终击垮了左贤王的三重兽化。三军齐声欢呼,传诵着大楚无上的军威。”

“当年,有北极星为孤指明方向。可如今,星辰依旧,孤却感觉一片迷茫,再也找不到方向。”

楚王长长的叹了一口气。

皎洁的星辉照进他漆黑的瞳孔,如海上的渔火般飘摇不定。

须臾,他轻声问道:

“玉儿找到了吗?”

成康的眼眸,顿时黯淡了下去。

但随即,又恢复了刚毅和坚定。

“还没有。但是我相信,她一定还在,还在某个地方等着我。我不会放弃的,就算到生命的最后一刻。”

楚王苦笑一声道:“命运有时候就是这么无奈。多少名门千金愿意委身于你,你却偏偏专情于一名山野女子;而这名女子,你却始终无法与其相守。最终,也还是得与孤一样,屈从于政治操弄得可悲婚姻。纵使你娶了林铮的女儿林眸语,只怕夜夜所思,依旧是那玉儿。”

成康摇头道:“玉儿之所在,我无数次苦苦思索,却依旧毫无头绪,纵使当年我们辗转数百里,横越万山,但与她相遇之处,我断不至于忘却!为何会失去这段记忆,我至今百思不得其解···也许,这就是所谓得造化弄人吧!”

楚王喃喃自语道:“你心中最爱的人,如今仍不知所终;你不爱的人,却始终陪伴左右。小康,你应该最能体会如今孤的感受。”

成康抱拳道:“我与大王的情形不同。无论如何,玉儿和眸语,都是人族。可大王和心凌呢?人族的寿命,不过数十载,而神族之寿,则以百年计。这样的结合,原本便不可能长久,当初大王向臣提出要娶凌心时,臣便已反对过。”

楚王的眼中,闪过一丝凄凉之色。

“纵使不能与今生挚爱白头偕老,也胜过与自己不爱的人朝夕相处。也许心儿会先孤而去,但我们还是能够享受这短暂的甜蜜和温情,即便只有一刻,孤也心满意足!这种感情,你应该最清楚,不是吗?”

“你爱过自己的妻子,林眸语吗?这桩政治联姻,是你所期望的吗?此时,如果让玉儿与你现在的荣华富贵、妻子儿女相交换,孤想你也一定会毫不犹豫的愿意,而根本不会考虑所有的后果,不是吗?”

成康心中一颤,楚王一连串的发问,如一把利剑,直刺心窝。

他无法再发一言,因为大王所说的,也正是自己每日心中所想。

“这些年来,孤临幸懿夫人的次数屈指可数,但她却能生下如意。可凌心呢?孤与她日日同寝,却一直无法如愿。如今,凌心终于有了身孕,这是我们的心血!我们的结晶!是我们爱情的延续!孤一定要给她一个正式的名分,不能让我们的孩子今后在别人的歧视和侮辱中长大!”

“但你是否想过,这对懿夫人,是多么的不公平?”

“公平?当年,是孤要娶她的吗?如若不是圣尊亲自指婚,我们根本不可能走到一起!她充其量,只是晋王笼络我,圣尊监视孤的工具!这是她的悲剧,孤并不怪她,但也不可能奢望孤会爱上她!仔细想想,我们还真是一样可怜呐!连自己的婚姻,都无法主宰,无论做到多高的地位,都不过是别人的一具提线木偶。”

“但无论如何,大王您今日的举动,确实太过鲁莽。”

“鲁莽?”

“既然群臣都不同意册封宣夫人,大王就应该回心转意。如今大王强行册封,还伤了国相,只怕不只楚国上下的神族心怀不满,连远在长安的圣尊也会龙颜大怒。毕竟,国相代表的是圣尊的意志。”

“圣尊···他宁愿让北方雪山中那些装神弄鬼的巫族担任职位尊崇的祭祀;他也宁愿与南方荒原中那些残忍嗜血的妖族结为兄弟之好,却始终不愿意与人族达成哪怕一丝的平等。你以为他设置节度使,是像人族示好吗?你错了!他是要让你们安于现状,更踊跃的做神族的奴才,而不再奢望能有朝一日与神族平起平坐!”

“···人族,原本就是神族所创造的,为神族效命的奴仆。”

“这种上古的可笑传说,你真的相信吗?即便退一万步说,事实真的如此,可人和神一样,是有着七情六欲的,是有着完全相同的感情的。有德者而居之,国家才能永葆青春,可如今呢?那些神族王公大臣,还有他们的子孙,个个脑满肠肥,大腹便便,一无是处,尸位素餐,可是却依旧身居高位;而像你这样才华横溢的人族才俊,能以凡人之力将魂力修炼至第三层,却终其一生,只能做个三品官员。这样的帝国,表面看着光鲜亮丽,实则已慢慢腐朽!历史的车轮,终有一天,会将它碾压的粉碎。”

成康心中暗暗心惊,虽然楚王所说,正是大周朝如今不争的事实,但身为帝国最终要的封国之君,此番言论仍有些大逆不道。他身为臣子,不便直言,只能含蓄答道:

“当今圣尊,文韬武略都是第一等的人才,这些事情,他不会不知。只是在权力的顶峰,高处不胜寒,或许也有我们不知道的难处。”

“孤在金安殿时,已经说过了。如今的他,早已被权力侵蚀成了六亲不认的魔鬼。在他的眼里,不会再有兄弟感情,不会再有怜悯仁慈。他所有政策的出发点,都是如何巩固自己的皇权,赚取最大的利益。当年,他手刃燕王卿徐时,那冷酷无情的眼神,哪里还有一丝昔日兄弟的恩情?”

成康不禁一愣。

他不知楚王为何为提到燕王,那个多年前便因谋反而被灭族亡国的险恶之徒。

“燕王?当年他觊觎神器,公然发兵反叛,圣尊大义灭亲,原是不得已而为之。”

“哼哼!发兵反叛,大义灭亲!好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!古往今来,有多少名臣,丹心日月,却因为一个莫须有的‘谋反’,身首异处,化为一缕忠魂?又有多少帝王,籍由‘谋反’的名头,残害当年一起共患难的生死兄弟?”

“当年帝俊如此可怖的实力,若不是燕王麾下的五龙侍奋勇拼杀,我们怎么可能突破长安的铁桶防御?若不是燕王舍身为圣尊挡下最重一击,你以为如今还会有所谓的大周王朝?当年,我们本一致公推燕王为新王朝的开国之君,可是他却执意要让秦王,也就是当今的圣尊成为新的皇帝。他的声音,孤至今还犹记于耳:‘新的时代已经开启,需要的不是纵横沙场的战将,而是运筹帷幄的国士!’一个人面对着唾手可得的天下,都能云淡风轻,若说他觊觎皇位,你相信吗?”

成康心中大震。燕王身负谋反之名,数十年来始终为人所不齿,但据楚王所说,似乎却有着更加可怖的隐情。

楚王冷笑着道:

“历史永远是胜利者书写的。孤说过了,权力是世界上最凶猛的毒药。如今,圣尊虽然加封孤为楚王,寄宣为齐王,桓坚为晋王,但每一王国的国相,都由圣尊亲自认命,名为国相,实为监军!连孤的王妃,也要由他一手包办。这深宫之中,更不用说有多少的刺陵眼线!他只是想把我们都牢牢的掌控在他的手上,一有风吹草动,燕王便是前例。齐王、晋王如今锐气尽失,早已对圣尊唯命是从。但孤已经不想再忍受下去了。孤必须籍由这件事情,明确的表达我的不满。至于圣尊如何处置,是他的事情。”

成康心中,突然闪过强烈的不安。他动了动嘴唇,想要再规劝大王,却脑中一片混乱,不知该如何说起,只能拿起桌上的青花茶碗凑到嘴边,掩饰自己的尴尬。

楚王似乎看穿了成康心中所想,微微一笑道:“行了,夜深了,孤本不该因一己之私,扰你休息,咱们的谈话,到此为止吧。”

小说《万里江山如梦令》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
分享:
扫描分享到社交AP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