暴走小说网

无极玄元最新章节更新(主角叫陈中)

《无极玄元》 小说介绍

大哉无极玄元道,何者不蒙灵应药。古之贤者追求长生,打破桎梏,我之辈只能追慕,本故事就当做是天马行空。。书中主要讲述了:大哉无极玄元道,何者不蒙灵应药。古之贤者追求长生,打破桎梏,我之辈只能追慕,本故事就当做是天马行空。……

《无极玄元》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

王嘉戴上鹿皮手套,在过山虎身上摸索了一番,在前胸处找到了一本油纸包好的东西,只见油纸处一个孔洞,由于过山虎背对着他们,并没有看到陈中射出的那一箭正中此物,打开一看,竟是一本金顶派的武功秘籍,里面并没有银票之类的夹杂物,众人一阵失望。

又是一阵摸索,在他腰上找到了一把软刀,没有高深的内力,拿在手里还不如柴刀来的实用,不知过山虎是拿来吓唬人的还是来不及使用,顺手塞给了陈中。

众人看着地上的包袱,这可是最后的期待,出生入死的战斗,要是没有收获,虽然有点军功,也真是美中不足。

王嘉小心的打开包袱,翻出几身换洗的衣服,一本油纸包好的东西掉了出来,打开一看,竟是一大叠的银票,额数都是一千两,全晋国通兑的昌日升钱庄。王嘉数了数,足有六万两,众甲士不由的呼吸急促起来。王嘉作为黑甲卫的小队长,军中一年不过二百两俸禄,其他甲士一百五十两,这个横财真是让他们兴奋不已。

王嘉把银票分成三十七份,道:“陈中,这次你出力最大,你先拿一份。”原来黑甲卫的不成文规矩,出任务时只要不是指定的或者情报之类的东西,这些浮财都是按出力大小分配,见者有份,所以黑甲卫每次都是奋勇争先。

陈中从没见过这么多的钱,自己也不是黑甲卫成员,不敢居功,一时不敢上前。

王嘉见此道:“叫你拿你就拿,不要那么啰嗦,你立下了功劳,迟早是黑甲卫同袍。”

陈中见大家望着自己,咬牙上前,拿起最少的那份,说道:“在下不过是沾了诸位的功劳,出力最小,既然王队长厚爱,就拿这一份吧。”想了想又道:“不知这金顶派的秘籍能不能给我?”

众人皆是诧异,按理说第一份起码有几千两,没想到陈中那么懂事。

军中不屑于江湖中的武艺,单打独斗虽然厉害,不过在战阵面前,刀来枪往之下,能济得什么事,再厉害也是比平常人多挣扎一阵罢了。

王嘉笑道:“看来陈中还是年轻人,有闯劲,不像我们老家伙了。好吧,这秘籍给你,努力修炼,十年后再由陈大侠带领我们冲锋陷阵,不知诸位兄弟有意见么?”众人听了皆是哈哈大笑起来,平白得了一笔横财,能有什么意见?

王嘉拿出一支响箭,向上射了出去,发出一阵有规律的尖叫声。军中这种响箭分好多种,每次出征时每种代表的箭声不同,只有经过训练的才知道它的意义。

陈中也是呵呵一笑,收好东西,随着众人回到了军营。

回到军营,才知道牛角山一仗顺利的让学宫的同批学员不敢相信,劝降书一下,山上就乖乖的打开了寨门,恭迎着大军上了山寨。

山寨上过山虎突然不见了踪影,山上的众头领正找的手忙脚乱,就怕过山虎不见了拿他们顶缸。见到郭毅他们上了山寨,跪成一排,由二当家的汗流满面的解释着。

“将军,找到过山虎逃脱的密道了。”一个军士从门外传来了声音,突如其来的惊喜让二当家的差点当场晕倒。

郭毅一言不发,来到过山虎最后消失的房子,要是被过山虎走脱了,面子上须是不好看。看着那个洞口,爬上来一个山贼,手上拿着一套衣服,经众头领辨认,正好是他今天穿的衣服。

这时传来了一阵响箭声,郭毅旁边的一个校尉,说道:“将军,黑甲卫他们得手了,看来吴先生真是神机妙算。”

郭毅听了也是心情大好,着人拆解了山寨,一把火烧成平地,带着众人押着牛头山的山匪和起获的战利品得胜回营。

匪首已授首,没有伤亡,镇南将军府从轻发落,余匪只要没有人命案的,全部被压到了矿山采石挖矿,犯了人命案的上报朝中,择期处斩,镇南将军府范围的山匪都是一阵心惊胆战,安稳了一阵子。

战报呈现在了镇南将军府,“这个陈中表现的不错,知根知底,不过现在年龄尚幼,引入黑甲卫为时尚早,不如给他个把总,以后有了战功,慢慢上调,再入黑甲卫如何?”吴先生喝了口茶,看着战报说道。

“先生所言甚是,年轻人对唾手可得的东西不知道珍惜,这次顺利捉拿过山虎,也算给了礼知府一个交代,参加这次行动的黑甲卫每人再赏一百两吧。”王将军一锤定音道。

王嘉写的战报非常详细,对于陈中的懂事也是投桃报李,突出了他在围剿中的作用,只是对于银票和金顶派的武功秘籍自然忽略了出去。

陈中接到了任命也是非常高兴,过山虎一战自己分了六百两,赏赐下来的一百两也不是很在意,来到军营那么多年,总算是出人头地了,把总虽小,也是个军官,只要在沙场立下军功,黑甲卫也是有望。那些同来的学宫同门看他也是满脸羡慕,暗恨自己怎么没有跟上王队长的行动。

抽空请假回了趟碧松岭,把银票拿给老父五百两,看着父亲的一脸高兴样子,陈中也是心中振奋。陈家在碧松岭现在是最大的一家,买下了几百亩田地,下人也是买了几个,众人皆知他家和镇南将军府的关系,谁敢造次?现在陈中又成了把总,就连保正也来陈家连喝了几天,满口吉言。

两个月时间一晃而过,陈中告别家人,在父母弟妹依依不舍中带着满袋的肉干回到了军营,开始了枯燥的生活。

白天带队随军操练,晚上熄灯后就偷偷的来到树林中苦练金顶派的武艺,对于其他的武艺陈中在军中自有习练,少年心中有个江湖梦,对于这把软刀刀法、内功心法和提纵之术陈中甚是努力,软刀学着刀谱,舞了几次,这才知道没有内劲,这软刀怎么也使得不顺手。今晚有点心急,刀舞的有点快,一不小心刀身一抖,刀尖画了一个圈,把左手掌给割破了,鲜血顿时如泉涌而出,情急之下顺手一摸,从怀中把那秘籍的封皮拿来包扎。

这书皮甚是奇怪,陈中见弩箭都射不穿,一狠心试了下,拿刀割不破,用火烧不坏,用水泡了几天,还是没有变化,平时都放在胸口当护心镜,就怕哪天上了沙场,也好多个保护。

陈中也没了练习的心思,回到了住处,当了把总总算是有了个优待,不用跟士兵们一起睡大通铺,住处虽是小的只能放下一张单人木床。

偷偷的在床下点起灯,看下伤口,所幸伤的不深,只是割破了一条小血脉,只要十天半个月应该会无恙。换下书皮,包扎好伤口,满是血的书皮总该要清理干净,一拿起来,在火光下竟然隐约的有字迹露了出来,只是血迹不均匀,显得断断续续。陈中一狠心,拆了包扎好的左手,忍痛挤出鲜血,把整张书皮涂满,幸好书皮不大,不然他也没有放血的决心。

只见开头写道:“人如大木,屹立于天地之间,一枯一荣,逍遥于天地之间。”下面就是叙述人体经气的走向的人体经络图像,只是图像上注译的精气脉络走向有点奇妙,像金顶派的内功心法是气沉丹田,讲究的是内练一口气,而这莫名其妙出现的功法,竟是要把自己想象成一棵树,气从脚底涌泉穴而起,直上后背,到了百会穴,又从中之下,回到涌泉穴。陈中怕这书皮干透后字迹消失,急忙一字不差的写了下来。

小说《无极玄元》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
分享:
扫描分享到社交APP